16
2010

英国选战

英国选战

今天在路上看到几张布朗大选海报,顺手拍下来,大家看图说话吧。(iphone拍的,效果差,见谅)

第一幅:我提早释放了80000名罪犯,让我再来一次。

第二幅:我从养老金里拿了几十亿,让我再来一次。

第三幅:我让青年失业率创了新高,让我再来一次。

呵呵呵呵……是不是跟我一样,以为工党脑袋秀逗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广告词?

仔细看!下面那行小字:“或者投票做出改变。投保守党一票。”


16
2010

中国商务考察团在英国

侯老板的茶杯里倒满了热水,茶叶翻腾着渐渐沉到杯底。“这里的茶不好喝。”这次到欧洲商务访问,他特地带了点茶叶在身上。会议中心中午准备的三明治冷餐会,他也只稍微吃了两口。太凉。英国人天天就吃这个?

英国这地方,跟中国是不一样。第一次来英国的他很快就感觉到。

这次陕西省副省长带队、十几家企业共二十多人的经贸代表团,到英国、西班牙和匈牙利考察。只在伦敦短暂停留,他们就来到了英格兰中部的德比(Derby)。不少人和侯老板一样,都是第一次来英国。虽然德比这个工业城市除了厂房就是公路,大巴上还是有几台DV一路在拍。

代表团中来自西航、陕飞、陕西重汽等飞机和汽车制造业的企业是主要力量,也有一些矿业企......


15
2010

回忆波兰(二)

搬出三年前的日志之二(完结篇。。。当年记录社会的日志写的真是少啊。。。)

这是我在波兰期间写的今天看来最“有水平”的一篇日志了,呵呵(不好意思)。关键词“全球化”。

当时在波兰一个最深的印象就是,波兰年轻人都跑到(或者曾经到过)英国打工了。这对波兰当然是好事,年轻人到了英国,挣几倍工钱,回国来支持自己的教育,同时又练了英语,这对他们找工作很有帮助;运气更好的还有在英国公司实习的经验,也是简历上的highlight.

但我这篇日志写的是一个在波兰的英国人。记得那天跟他聊过之后颇受震撼——被他言语中透露出的自负所震撼。其中一些当时写自己对英国人的看法,今天自己身在英国来看,觉得颇有意思——......


15
2010

回忆波兰(一)

回忆波兰(一)

要不是波兰出了这么大的事,可能中国人很少会去关注这个国家。同事对我说,既然你在波兰呆过一年,写点东西介绍一下吧。嗯,是啊。但现在要让我重新回忆三年前的时光,记忆还真是模糊了。干脆,从以前的日志里搬出两篇,重新贴上来。

那个时候还只是刚刚“睁眼看世界”,思想还很浅薄,请大家原谅。不过这是在波兰的时候写的,起码当时那种真实感是今天回忆不来的。

第一篇是关于我在波兰参加的一次弥撒。今天的波兰,天主教的影响仍然很浓。在波兰最受欢迎的人物有两位——圣母玛利亚和教皇保罗二世。走到哪都能看到这两位的肖像。不像很多西方国家年轻人基本上不信教了,我认识的很多波兰年轻人还是很虔诚,经常去做弥撒。即使那......


13
2010

被鞋扔不要紧,扔扔就习惯了

被鞋扔不要紧,扔扔也就习惯了。

4月10日中午,IMF总裁斯特劳斯-卡恩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Wilkins' Building辉煌的大厅中演讲。可能是时差还没倒过来,也可能是为波兰总统飞机失事的消息所震撼,他在演讲中显得有些大舌头。这时会场外突然传来一阵喇叭声,有人大喊:关闭IMF!关闭IMF!——又有人来抗议了。

被噪音打断的斯特劳斯-卡恩对主持人一抬手,说:“啊,你说过的。”就在他演讲前,主持人做介绍的时候提及了去年10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IMF/世界银行年会的一段插曲:斯特劳斯-卡恩在当地一所大学演讲,演讲快结束时一个土耳其学生突然往台上扔鞋,记者们都兴奋了,斯特劳斯-卡恩反应却不大:“土耳其学生还是很友好的,等......

十二
7
2009

我们不是狗仔队

我们不是狗仔队

在苏格兰北部的圣安德鲁斯(St.Andrews)采访G20财长会,风景如画啊风景如画。

英国首相布朗和财长达林真会选地方,苏格兰东海岸这个古镇,有英国最古老的大学、长满青苔的石头城墙,浅蓝无波的海湾,以及一望无际的绿草地——圣安德鲁斯是英国著名的高尔夫胜地。当然还有穿格子裙的男人。他俩都是苏格兰人,难怪。

话说来到这样风景如画的地方,最沮丧的是谁?记者。部长和央行行长们开完会可以去看风景,东道主把他们请到圣安德鲁斯少不了要打几场高尔夫;记者们只能呆在离会场几百米开外的草地上一个临时搭起的大帐篷(美其名曰“媒体中心”)里,眼里看着窗外风景无比美好,脑子里想着稿子写什么好。

话说比记者更沮丧的......

十二
7
2009

哈维尔他们说

网上那本《哈维尔文集》封面上,哈维尔很酷,很有艺术家气质。

现实中的他,没有照片上那样深沉,只是一位步履有些蹒跚、说话有些接不上气的老人。苍老程度似乎超过了他73岁的年龄。也许跟患过肺癌有关。

如果不是东欧剧变20周年,或许已经很难有机会在公开场合看到这位许多人心目中的英雄。除了这位捷克斯洛伐克1989年-1992年总统、捷克共和国1993年-2003年总统,今天一起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座谈的,还有波兰1991年时的总理Jan Krzysztof Bielecki;斯洛伐克共和国1991年-1992年的总理Ján Carnogurský ;前东德社会民主党创始人之一、前民主德国外交部长 Markus Meckel和匈牙利1990年-1994年外交部长Géza Jeszenszky。

题目......

十二
4
2009

出人意料的GDP公布之后

继续我那封因为英国三季度GDP而发出的邮件。又有好心的朋友回信了。这次是P告诉我,当这样出人意料的数据公布后,交易室里会发生些什么……

想象一个房间里,坐着三组人:做模型的quant(数学奇好的金融工程师),孔明一样的战略分析师,还有那些执行交易的交易员。

三组人紧挨着坐着。

数据公布30分钟前,战略分析师会让交易员准备好两个交易需要的东西,一个是买进英镑(举英国的例子),一个是卖出英镑的。交易额,就比如说3亿美元吧。

数据公布15分钟前,交易员已经整装待发。一只眼盯着电脑屏幕上16种货币对价格滚动出现,另一只眼盯着彭博终端机上ECO UK那屏,因为GDP数据会在那上面公布。

数据公布了!

十二
4
2009

不就是GDP吗

10月23日英国公布的三季度GDP让人很失望。原来大部分人都认为英国三季度就会正增长(法国、德国、日本人家二季度早就正增长了),没想到英国还是下滑了0.4%。

我写邮件给一些在伦敦做交易员的朋友,想问他们看到这个数字有什么反应。结果,好玩的事情发生了:

在一家国际大银行工作的W给我回信:

“早上9点30分数据公布后,我下楼吃早餐。让我又失望又沮丧的是,我最喜欢的培根蛋摩芬居然卖光了。我回到办公室,给我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的朋友T打电话,但是他的同事告诉我,T在9点31分就出去了,他说要去邦德街(Bond Street,伦敦奢侈品云集之地)买LV的包。从伦敦买零售的LV包到台湾去卖,绝对可以套利。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


13
2009

林毅夫LSE讲金融结构

不留神还以为自己到了北大清华。

两百人左右的礼堂里座无虚席,七成以上是中国面孔。满耳听到的是普通话。

这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老楼”“老剧场”。晚上演讲的嘉宾是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不奇怪,作为世界银行这样一个发展机构第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副行长,林毅夫在中国人心目中已经有不一样的分量,更何况他那“抱篮球游过台湾海峡”的神秘而传奇的经历?

6点半,林毅夫在LSE教授的陪同下准时出现,带着他那标准的笑容。

林毅夫走上讲台,开始讲他今天的题目——“优化金融结构与经济发展”。与六天前刚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接受《财经》专访时的林毅夫相比,讲台上的林毅夫显得更加自......


12
2009

彼特·诺兰:中国对这个时代能有什么贡献?

彼特•诺兰(Peter Nolan)左手攥着红色的手帕,右手攥着表,不时瞄一眼谨防超过自己限定的15分钟时间。与对时间的尊重形成对比的,是他一身休闲的着装。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一场吸引了20多个国家研究中国的学者参加的研讨会上,他是惟一一位未着正装的。

“大学要支持‘怪人’。”他说起对高等教育的意见,这句话或许能解释他不循规蹈矩的着装。他指责自己工作的地方——有800年历史的剑桥大学,这些年被“主流经济学”一点点吞噬,葬送了原有的许多跨学科研究。以至于今天“面对这场金融危机一无可言”。

“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了解中国企业及其在国际上的竞争,包括中国人在内”,英国《金融时报》在2000年对彼特•诺......


12
2009

我所记得的生死离别

5·12,恕我也凑个数,“应景”地发一篇小文。只因为今天看到了许多谈及“生死”的文章,不由唏嘘。谨以片言只语,向上万亡灵致意。

长在八零后,未曾经历过人间惨剧,(万幸),提起“死”,仅有的两个印象,就是奶奶和外公的去世,分别是在我7岁和11岁的时候。

奶奶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已久。那时身体不适,身在另一座城市的两位姑姑急忙赶来,晚上打地铺睡在奶奶床边照料。

彼时我还小,丝毫不知事情严重。只记得那天晚上晚饭后,奶奶还让我帮她倒杯水喝——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自己提暖壶。

夜半,我还在酣睡,爸妈将我叫醒,说,我们要回老家。我大为不解及不愿——因为老家在200公里外的山里,每次回老家都要转车两......


29
2009

公民待遇

作为一个北漂,早就做好了有一天被“遣回原籍”的心理准备。当我知道自己的护照有效期不够需要办理新护照时,心里反倒有种言中了的得意,哈,果然我躲不过这种麻烦!

好吧,事不宜迟,请了两天假,花了两千大洋买了回福建的机票,星夜赶回家乡。

上午九点多,被老妈用摩托车载着,来到了市公安局。到了出入境管理中心大厅,办理的人寥寥,还暗自窃喜,小城市果然有小城市的好处,06年在北京办护照的时候排的那个队老长老长……

办理窗口有四五个,但座位上有人的只有俩。反正没人排队,我直接就冲上去,用普通话(虽然知道在家乡不讲闽南话容易被“鄙视”,但已经有点不习惯讲方言)问:“你好,请问更换护照……”窗口后面......


26
2009

华盛顿印象(图)

华盛顿印象(图)

在总统就职前夕来到华盛顿,阴冷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兴奋。

隔三岔五的街角,就能看到电线杆上贴着“Yes We Can”的海报;公车站的橱窗里,有一半是凝眸远望、意气风发的奥巴马。

提起两三天后即将为就职典礼而实行的交通管制,这里的人们也会抱怨——嗯,或者说“嗔怨”。就像北京奥运期间,老大妈们嘴上说人多人挤不方便,脸上还带着喜滋滋的笑。

偷得半日余闲,想到白宫一带晃悠。附近多以罗马式风格兴建的政府大楼,灰白色的廊柱间,都挂着类似美国国旗图案的红白蓝三色的挂幛,像女孩子颈上扎成半圆形的丝巾,给冷峻的大楼们添了几分娇俏。

手无地图,不过每个路口都立着指路的方向标。典礼的准备工作已基本进入收......

页面:«12345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张翃 张翃

财新特派华盛顿记者。乔治·梅森大学公共政策博士研究生。观察世界、学习人生、以记录为表达。三人行,必有我师。看、听、想、写。在嘈杂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

  • alpha没听懂的讲座:Peter Nolan 2010-10-09

    真是同感。。。刚听了他2016年4月份的讲座。有的内容很有价值。但结构我听着也是云里雾里。

  • caozuoya假如特朗普当上总统,美国只会一地鸡毛 2016-03-11

    "如果特朗普当上总统,也意味着赢得了与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人之间的恶战"---confusing.

  • Abraham2015共和党反恐:军靴踩在ISIS领地上 | 共和党竞选周记 2015-11-27

    亨廷顿的观点某种程度上是对的。

  • Abraham2015教宗旋风刮进美国政治,转瞬即逝 2015-10-12

    基督基本教义里,人只听从神,不拜偶像。教宗来访不应被期望成为引发持续性变化的举动,美国信众的道德生活也一直在日常生活中进行着,并不因教宗来访而有变化。当然,听一听生命成熟牧者的发言,有助于个人在基督里的长进,但也仅此而已,一切归回安息在乎圣经和神。感谢你的介绍和分析。

  • Abraham2015民主党最爱看的共和党总统辩论赛| 布什竞选周记 2015-08-13

    有人认为美国人民在看特朗普演戏,其实我看是特朗普在看美国人民演戏,因为特朗普是真正的导演。他知道美国人民喜欢什么,就来导演这一切。 鉴于选举最后由两会精英而不是大众决定,我倾向于相信他走不到最后,否则,这将是美国选举制度失灵的标志。

  • shty特朗普怎么改变了共和党?| 共和党竞选周记 2015-08-28

    精彩啊,可惜米国人只能听听!

  • 三斧头特朗普怎么改变了共和党?| 共和党竞选周记 2015-08-28

    对中国,这些候选人说了些啥?财新能不能整理下以飨国内旁观客。

  • dat21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这也难说。地球就是我们的家园,应该说我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我的家庭在哪里,我的祖国就在哪里。

  • 唐旭斌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一个人离开自己出生和熟悉的故土,加入另一个国家,纵使是自由的选择,自由的背面谁说不是一种无奈?要知道“叶落归根永远是大自然的法则”!

  • 财新网友 在 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我现在自由了,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 老先生这句话赢得了持久的掌声。

  • 财新网友 在 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这与某国领导人把十几亿人口成为负担形成鲜明对比.

  • 读杂书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原文:“很感人(moving)。”他说——我有点意外他用“感人”这个词,而不是什么“庄严”、“隆重”。   “新入籍的人士会站起来演讲,他们可激动了。”他接着说,“我记得有一个人说,今后我肯定每年都要去投票!因为我来的地方,有多少人为了投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 深蓝候鸟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人民日报 评论下。

  • 彩色的苏格兰镑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这种教育更有感染力

  • 成为美国人 2014-07-23

    为什么来自中国的两个移民没有发言呢?不会是贪官的家属吧,怕暴露家人裸官... /呲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