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翃 > 假如特朗普当上总统,美国只会一地鸡毛

假如特朗普当上总统,美国只会一地鸡毛

特朗普一赢再赢,目前他手握的代表人票(delegates)位居共和党候选人首位,超过第二名99票。他当上美国总统的前景,再也不是一个笑话。这位钦羡普京、口口声声要让美国强硬起来不再被看扁的地产大亨,当上总统会是什么样子?

 特朗普的登顶之路搅乱美国政坛

要想象特朗普当总统的样子,就要先想象他的登顶之路是什么样子。

首先,他胜利的脚下,必然是一个撕裂的共和党。自特朗普的势头在3月初明朗,共和党建制派已经放下此前的迟疑不决,吹响了阻击他的号角。不仅作为竞争对手的克鲁兹、卢比奥对特朗普火力全开,连2012年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也站出来摊牌,公开发言特朗普是骗子,并号召所有共和党人投克鲁兹、卢比奥和卡西奇的票。这是共和党的缓兵之计——如果没人能单挑特朗普成功,那么只有靠多人分散选票,阻止特朗普赢得提名所需的绝对多数代表人票;这样拖到7月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腾挪“非绑定代表”(unbound delegates,即不受预选结果约束、可以自由决定在党代会上投票给谁的代表)或更多轮的重新洗票,保荐原本得票不及特朗普的其他人成为提名人。

但共和党的这一阳谋,在特朗普面前是脆弱的。他的杀手锏就是:宣布退出共和党独立参选。虽然竞选初期特朗普就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RNC) 签下协议,保证尊重共和党最终的提名决定并不会独立参选,但特朗普也留了个心眼,加了一句如果共和党公平待我的话。不难想象,党代会召开之前,特朗普放出口风,影射共和党暗箱操作,表示不排除独立参选的可能。支持特朗普的广大选民们也会同仇敌忾,涌向共和党党代会召开地,捍卫自己选票的力量。为了防止出现一个场面失控、贻笑大方的党代会,共和党高层恐怕也只有与特朗普握手言和,拱手送上提名。所以,特朗普登顶共和党提名人的过程,必然也是共和党内部政治刀光剑影、建制派精英与反建制派选民矛盾剑拔弩张的过程。特朗普的赢,仍是共和党的输。

这种输,还可能体现在与总统大选同时举行的参众两院改选中。面对特朗普这样一个民意高度分化的总统候选人,在基层竞选打拼的共和党国会议员候选人们将左右为难——赞美特朗普,则可能疏远许多看不惯他的选民;批评特朗普,则连带损害本党形象。共和党目前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或许还能保住,但在参议院5446的微弱优势则岌岌可危。特别是因为,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 (Antonin Scalia) 2月意外去世后,参议院的共和党人将百般阻挠奥巴马总统提名任命自由派大法官,未来很可能上演一出出拖延听证、无理否决提名人的闹剧。这就为民主党的选举动员贡献了口实 

如果特朗普当上总统,也意味着赢得了与民主党的总统提名人之间的恶战。这更可能是一场基于人身攻击、负面宣传的竞选,而非一场比拼政策的较量。可以想象,如果对方是希拉里,特朗普将紧抓不放她浸淫华府政治二十载的建制派身份、接受华尔街捐款、在邮件门中遮遮掩掩……这样的选举,煽动起一部分人愤懑的同时,也会让另一部分人更加灰心丧气。而特朗普即便在最终的大选中胜出,最多也只能是微弱优势——甚至可能出现2000年小布什总统那样,得票总数不及对手、只在选举人票上占优的极富争议的情况,从而引发一场可大可小的宪法危机。

骂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朗普掌权后将难有作为

简而言之,特朗普当上总统的第一天就会发现,他接手的政治体系,远比自己在竞选时咒骂的那个更加支离破碎。如今大权在握了,他能做些什么呢?

他首先需要兑现自己在竞选中反复许诺的:在美墨边境修一堵墙拦住非法移民,且让墨西哥政府为之买单。特朗普在竞选时设想,这堵墙的修建费用,可以通过对墨西哥企业CEO和外交官进入美国收取高额签证费、截留墨西哥非法移民寄回国的侨汇、在各大港口对入关货物提高服务费用等手段获取。

且不论总统若下这类命令是否会引来法律纠纷、需要州政府配合时会不会受到抵制,就算特朗普总统成功推行了这些做法,有一个环节他却绕不过去——联邦政府要征用这笔收入来建墙,必须通过国会的拨款授权。要知道,此时的国会,是在大选年中因为特朗普的胜出而伤痕累累的国会,即使在共和党内特朗普的政治资本也很可能是赤字,更不用说与民主党的水火不容。白宫和国会很可能在这样一个拨款案上僵持不下,连累整个政府的预算案被劫持,导致政府停摆。届时,奥巴马政府任上府院之间的摩擦,相比之下都可能成为美好的回忆。特朗普或许会从自己所著的《做生意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 一书中寻找商业谈判的灵感,但很快会发现,政治谈判与商业谈判千差万别,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做买卖,特别是在涉及原则和意识形态的时候 

更考验特朗普的,是外交和国防。如果说国内事务上,政策的发起和塑造很多时候依赖于立法分支,那么在国际事务上,行政分支则需挑起大梁。特朗普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很可能是,找不到资历过硬的国务卿或国家安全顾问为其效力。共和党内大部分外交政策经验深厚的人士,都是在前两位共和党总统任上培养出来的——老布什和小布什总统。且不谈他们是否会因为与布什家族的个人关系而拒绝加入特朗普政府,光是听特朗普表达他的世界观就足以让人憎而远之。32日,117名共和党的顶级外交政策专家联名发表公开信,坚决拒绝支持特朗普作为总统提名候选人。他们说,特朗普关于美国与世界关系的看法摇摆不定、毫无原则;他声称要发起贸易战、要加大对恐怖分子刑讯逼、他的反穆斯林言论、他对独裁者普京的景仰等,都让他不配担任美国的领导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最终就算有人同意为特朗普效力的外交专家,都可能受到同僚们的鄙视,在政策圈中孤立无援。

不仅是这些满腹经纶的学者专家们无法认同特朗普,他作为三军总司令的权威也要打上问号。曾担任过海军四星上将、中情局和国安局主任的海登(Michael Hayden2月底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特朗普当上总统并下令要对恐怖分子及其家人实行酷刑,美国军人将可以选择抗命,理由是这将有违国际法。作为一位在军界和情报界享有威望的前高官,说出军人可以违反命令的话也是惊世骇俗。这足以说明高级将领们对特朗普的排斥,他若当上三军统帅对士气会有怎样的打击。

那么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可能在经济方面更有建树吗?特朗普的对外经济思维是单边主义的,他称会在上任第一天就将中国指定为货币操纵国,从而对中国进口商品课以惩罚性税率。不必说此举将引来中方的抗议,特朗普可能会发现自己马上就被美国商界、消费者团体发来的抗议信淹没。在把中国逼上谈判桌之前,美国就可能已经出现大量商店断货、企业商业计划被打乱而被迫裁员的乱象。 进口企业可能会将美国政府告上法庭,国会可能会紧急推出法案与总统唱反调,不管是司法程序还是立法拉锯都将耗时持久,特朗普会发现自己深陷于与其他权力机关的斗争中而一事无成。

特朗普若真当选总统,他亟需读的一本书,是美国政治学家诺伊施塔特(Richard Neustadt) 60年代著下,至今被奉为经典的《总统的力量》。在美国这样一个三权分立、联邦制的共和国中,总统即便想当帝王君主式亦求之不得。立法与司法分支、各州政府、联邦官僚机构都各自有各自的愿景和运行规则;政策制定中的多个节点可供利益团体游说活动、影响政策结果。在这样多元的角力中,只有深谙政治妥协的艺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合纵连横,政策主张才能落地生根。总统的力量,来自说服的力量特朗普的简单粗暴,遇到错综复杂的美国政治,只会一地鸡毛。

文章原题为:假如特朗普当上总统,美国只会一地鸡毛 | 共和党竞选周记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