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翃 > 谁是特朗普最害怕的人? | 共和党竞选周记(2015-12-30)

谁是特朗普最害怕的人? | 共和党竞选周记(2015-12-30)

半年来,共和党竞选的新闻充斥着大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各种惊悚的言论,及更加惊悚的坚挺的民调数字。但特朗普不一定能笑到最后。纵观现存12名共和党参选人,最可能“窃取”特朗普胜利果实的,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联邦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

△克鲁兹

特朗普是靠着吸引反建制派共和党选民而风生水起的——这类选民的共同特点是不信任华府政治,也反感共和党内建制派精英对富人阶层的代言。对特朗普最有威胁的,因此必然不是像杰布·布什(Jeb Bush)一样的建制派参选人,而是同样宣称要政治大换血的反建制派。其中,又以克鲁兹尤为引人瞩目。

今年44岁的克鲁兹2012年当选为德克萨斯州的联邦参议员。此前,他是法律界一枚冉冉升起的新星,作为一名上诉律师,他的风格是寸步不让、咄咄逼人,这种辩才在共和党电视辩论中为他加分不少。普林斯顿本科、哈佛法学院的学术背景更为他增添了些许光环。克鲁兹实力不容小觑还表现在他的筹款号召力。在共和党所有参选人中,他的筹款总金额位列第二,只逊于布什。但不同于布什90%的捐款来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克鲁兹依靠自己竞选委员会小额筹款的比例占到40%。这意味着,为克鲁兹竞选捐款的“平民百姓”可能更多,也就能转化为更多实实在在的选票。

12月第二周开始,克鲁兹的民调支持率已从此前中不溜的位置,攀升至共和党全国民调平均支持率的亚军。更重要的是,在共和党举行首场党团会议的爱荷华州,克鲁兹自12月上旬以来数次在某些民调中领跑,甚至领先过特朗普高达10个百分点。若克鲁兹能在2月1日拿下爱荷华州,必然大挫特朗普威风,也大涨媒体关注和捐款人信任。

特朗普大概也有些着急了。12月中旬在爱荷华州的一场活动中,他含沙射影地说:“古巴出来的人没多少是福音派基督徒。”言下之意是,父亲来自古巴的克鲁兹很可能压根是个冒牌福音派。特朗普这番话当然是说给在爱荷华共和党选民中比例庞大的福音派基督徒听的,但实在显得有些词穷,因为克鲁兹都已经获得了该州福音派领袖的公开背书了。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他又说克鲁兹有些“疯癫”(maniac),因为他在参议院是出了名的“藐视”权威,不用说对民主党不客气了,对共和党高层也是激烈批评让人下不来台。而此话一出,保守派电台政论节目主持人林博(Rush Limbaugh)都出来为克鲁兹“撑腰”,说特朗普这种抨击方式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个真正的保守派。而林博在反建制保守派中拥有数百万听众,他这么一说不少听众可能也会动脑子想想,特朗普真会是我心目中的总统吗?

△特朗普和克鲁兹的典型表情都是愤怒和不屑

特朗普和克鲁兹的典型表情都是愤怒和不屑。特朗普会说传统政客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又被金钱收买,工作被墨西哥移民和中国廉价劳工抢走了,只有他这样的成功人士才能“让美国再伟大起来”。讽刺的是,富甲一方的特朗普却最懂得说中下阶层尤为熟悉的大老粗式语言,显得比谁都接地气,让许多人一下子就觉得“他是我们中的一员”。克鲁兹虽然没有特朗普那么善于抢头条,但也可以傲娇地告诉选民,自己两三年来在参议院的立法主张和对建制派的挑衅,都足以证明他与“利益集团和华尔街的代言人”不是一丘之貉。两人也都准确地抓到了移民问题这一痛点,都提出要在美墨边境造一道墙,挡住非法移民。他们认准,白人中低收入工薪阶层因为移民涌入利益受到了最大的损害,对民主党和共和党温和建制派都怨气冲天,他们诉求强烈、数量巨大、易于组织,是冲击既有政治格局不可多得之抓手。

吐槽是政治动员的第一步。如果说2015年下半年,特朗普以无出其右的煽动性为2016年大选上演了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暖场戏,那么好戏还在后头。真刀真枪开始初选后,还得有干货。而比起特朗普,克鲁兹手中握有的两张王牌是:旗帜鲜明的保守派主张、福音派基督徒的力挺。

特朗普主要凭商人和媒体名人的嗅觉在竞选, 克鲁兹则精心打造一个“纯粹的保守主义者”的形象。克鲁兹乐于自称:他是所有共和党人中最“右”的——要求限制联邦权力,捍卫州权和个人权力,捍卫传统家庭观念。这具体表现在:经济问题上,他主张实行单一税率、取缔国税局、审计美联储、废除奥巴马医保;社会政策上,他要求取消对涉及提供堕胎服务的非营利机构“计划生育委员会”(Planned Parenthood)的联邦拨款;对外政策中,他号称要对”伊斯兰国”(IS)进行“地毯式轰炸”,但不像共和党建制派新保守主义者的鹰派做法,他反对派出地面部队让美国人去送死,也反对开战导致的国防预算膨胀。

克鲁兹的保守主义不仅体现在社会议题上,还体现在对美国政治的圣经——宪法的态度上。十几岁时,克鲁兹就参加了美国宪法的研习社,背诵宪法。“宪法原典主义者”认为,对美国宪法的解读应严格按照其字面意义,不能肆意揣度文本之外隐含的权利和义务,只有忠于原典才能限制政府通过对宪法的不断重新阐释而扩大权力,遵守制宪先贤们的原意才能将美国精神薪火相传。克鲁兹的这种宪法保守主义意味着,他格外能赢得“茶党”的好感——2009年兴起的“茶党运动”正是美国社会中的保守派对金融危机后联邦扩权,特别是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的再分配政策的不满,要求限制政府权力的运动。“茶党”已经在过去几年的国会选举中将大批反建制保守派送入了美国的立法分支(克鲁兹在2012年当选参议员正是拜这股潮流所赐),也势必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打下深刻烙印。

克鲁兹还一步一脚印地巩固了自己在福音派基督徒中的支持。他今年3月宣布参选的地点选择在福音派基督徒参与政治的重镇——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此后,克鲁兹又陆续赢得了多个关键的福音派领袖的背书。克鲁兹的父亲Rafael Cruz本身也是一名牧师,为克鲁兹竞选中的宗教色彩贡献了不小的力量,他还即将出版新书,讲如何用宗教信仰的力量来重振美国。自里根以降,福音派基督徒一直是共和党基本盘中不可忽视的组成。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福音派基督徒开始成为一支活跃的政治力量,他们警惕现代社会道德沉沦、反感性和家庭方面的自由化倾向,同时不满于对种族平权等社会福利政策对传统白人社区影响。

相比之下,特朗普作为商人出身难免更同情大商业利益、对传统家庭观念的漫不经心(他自己结过三次婚、对同性恋的态度也比较开放),则和坚定的反建制派保守选民有所隔阂。特朗普或许能吸引到不少一时意气用事的泄愤型选票,但对真正有心用选票去改变美国政治、甚至放眼于更长久的改变的保守派人士来说,克鲁兹显然是一个更有内涵、有“嚼劲”的人选。而特朗普、克鲁兹这样反建制派的风生水起,也在激起共和党内温和建制派的反思和调整,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就是一个身段灵活、游走于在建制派和反建制派之间的有力挑战者。要预测共和党最终的胜出者,仍为时尚早。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