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翃 > 欠债的不止美国政府,还有总统参选人

欠债的不止美国政府,还有总统参选人

​前德州州长、二度参选总统的佩里(Rick Perry)9月11日宣布退出竞逐。没人意外,因为一个月前就有风声,他的竞选团队已经奄奄一息。早在8月上旬,他设在德州奥斯汀的竞选总部、在爱荷华、新罕布什尔、南卡罗来纳三个最早进行党团会议或初选的州的办公室,就已经发不出工资。8月7日首轮共和党电视辩论结束后,佩里的竞选经理就告诉工作人员们:另谋高就吧。

前德州州长里奇佩里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钱不是万能,没有钱却万万不能。出行、买数据、打广告,样样都烧钱。筹钱速度能否赶上烧钱速度,决定了竞选寿命的长短。2012年竞选中还曾一度领先的佩里,此番直接输在了起跑线上。截至今年6月30日,他的竞选委员会只筹得区区114万美元,在共和党各参选人中属于垫底的批次。很明显,自从2012年那次电视辩论失语的滑铁卢,他已经很难从一个过气政客的形象中翻身了,及早退出也算是识时务。

此前有分析认为,本次大选中兴起的“超级政治委员会”(Super PAC)——可以无上限吸收捐款用于助选活动,只要不与参选人自己的竞选委员会“协调”——将大大推迟财力不足的参选人的退选时间。佩里的例子反驳了这种说法。若加上Super PAC筹款,他其实表现不俗,排在共和党人筹款数的第五。但Super PAC的钱可以用来打广告、做研究,却不能替竞选委员会发工资、付旅费。小额筹款能力不足对大部分参选人来说仍是硬伤。

佩里固然没有必要再作困兽斗,但对于斗志昂扬的参选人来说,筹不到钱,垫钱、欠钱也要把竞选进行到底。竞选账本也为观察参选人的个人风格和斗志开了一扇窗。

数据来源:联邦竞选委员会FEC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罗姆尼是个狠角色。2008年他第一次参选总统,就曾举债近4500万美元,比两次大选其他所有参选人举债量加起来都多。当时他在全国政治中知名度尚低,摩门教徒的身份也让他的选举可能性大打问号。有赖重金投入,他在三个州的党团会议或初选中拔得头筹。但他到底无法和资深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抗衡,于当年2月初宣布退选。

罗姆尼为什么借得到这么多钱?答案是:自己借给自己。参选人掏腰包给自己的竞选委员会,报告给联邦选举委员会(FEC)时需记为“贷款”。如果后续募款顺利,参选人还可以还钱给自己,但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自我贷款”都是有去无回。作为私募公司贝恩资本的掌门人,家底殷实的罗姆尼自付4460万亦在所不惜。待四年以后第二次参选,已经打开局面成为共和党领头羊的他不再需要自备粮草。2012年大选中他也曾一口气从银行贷下1500万美元,后来也都通过筹款还上了。

罗姆尼2008年第一次竞选总统曾欠债近4500万美元

虽然比不上罗姆尼财大气粗,2008年的希拉里也是相当豁得出去。她当年一度举债高达2520万美元,其中1318万美元是自己分几次掏的腰包,其余则主要是竞选服务的赊账。惜败奥巴马而退出竞逐后,希拉里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到2008年底还有近600万美元的竞选债务没还清。此后希拉里被任命为国务卿,担任公职的她不能自己组织筹款,导致欠债迟迟不能还清。还好她有一个当过总统、身无公职一身轻的老公。一直到2011年,比尔·克林顿还在给希拉里的支持者们发邮件筹款,并承诺抽奖中奖者可以到纽约与他共度一日。

希拉里2008年竞选一度举债高达2520万美元

但是,通过筹款来偿还竞选债务,比筹款竞选的难度大得多。特别是那些政治生涯到了头的失意参选人,还有多少人会为之慷慨解囊?2012年的共和党参选人金里奇(Newt Gingrich)竞选时欠下的492万美元,到现在只还掉不到30万。这位90年代后半期曾任众议院议长的共和党资深政客,眼下筹款号召力已是日薄西山。他只能通过出租自己的支持者数据来勉强获得一些收入,偿还欠债。而就算显赫如希拉里,也有她的困难。虽然大选早已结束,为还债而进行的筹款仍然受捐款人的单轮选举捐款限额限制(当年为每人2300美元)。希拉里竞选时已经筹得了令人咂舌的2.29亿美元,手头宽裕的支持者们已经接近限额,未达限额的手头又紧。最后,还得感谢奥巴马,在2012年组织了手下几个筹款能手帮忙,希拉里才在该年年底还清了债务。或许也是因为2008年的教训,希拉里卸任后如此打拼地到处挣演讲费,是为2016选战未雨绸缪?

奥巴马自己呢,2012年竞选一度借债684万,到现在还有244万没还完。他不需要着急,因为FEC没有规定还款期限,等他卸任后再去慢慢筹款还债也不迟。比前两者都轻松的是,他竞选中没有自掏腰包一分钱。

当然,大部分参选人即便一度欠债数百万,如2008年的民主党人爱德华兹(John Edwards)、拜登(Joe Biden)、共和党人麦凯恩,2012年的共和党人洪博培(Jon Huntsman)、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都在竞选当年年底妥妥地还清了全部或绝大部分债务。又或者如佩里一般谨小慎微,他在2012年时就相当保守,最高只欠过57万美元,并在之后迅速还清。

可以看出,绝大多数参选人,不管胜算大小,在竞选过程中都多少会借债挂账。一个例外是两度参选的共和党人容·保罗(Ron Paul,他的儿子Rand Paul为本次大选的参选人),一分钱的债都没欠过,量入为出,最后还存有余粮。这位自由意志主义的忠实信徒不仅高呼财政审慎,管理自己的竞选委员会也是知行合一。

本轮选举尚早,目前仍未听闻任何参选人给自己的竞选垫钱——除了川普。他不厌其烦地告诉大家自己“非常、非常、非常有钱”,不必筹款(这不是说他没有搞在线募款)。截至6月30日他已经自掏腰包180万美元,这个数字想必还在陡升。佩里退出后,其他几个筹款乏力的参选人(如桑托勒姆、帕塔基等)大概也离退场不远了。但最多人希望尽早离场的川普,奈何他腰缠万贯又乐在其中,恐怕还能撑好一阵子。

文章原题为:欠债的不止美国政府,还有总统参选人 | 共和党竞选周记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