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翃 > 美国大选,民调到底几成可信?| 布什竞选周记

美国大选,民调到底几成可信?| 布什竞选周记

特朗普民调支持率自7月份以来独占鳌头

大嘴特朗普的民调数字自7月以来一路领先,共和党候选人8月6日首次电视辩论后仍然居高不下。评论家们大呼:这不科学!问题来了,民调能当真吗?它到底是如何得出的?

民调是美国政治文化中的重要组成。进入初选季,几乎每天都有一个以上的全国性民调在进行。从事民调的机构包括媒体、大学、专业调查机构。公共民调的数字是媒体报道选举过程的一道主菜,竞选团队也需要通过民调来调试信息、雕琢政策,或是拿包装过的数字去争取捐款。

民调的设计需要符合统计学原理,操作需要遵守严格的规范。要诀包括:随机抽样、样本有代表性、问题设计靠谱、调整权重合理。

随机抽样是最容易做到的,主流调查机构有专门的电脑软件来随机抽取并拨打全国范围内的电话号码。但法律规定,这种方式只能打固话。这意味着,这种拨号方式无法触及不用固话的人群——他们已经达到美国人口的三成左右,特别是年轻人。这导致样本过多地集中了上了年纪、住在乡下、不太用手机的女性。少数追求质量的民调机构会采用人工拨号抵达手机用户,以求纠正上述偏差。但迫于成本,大部分民调机构还是用“机器人电话”的方式自动录音、只打固话。

而且,调查机构们发现,打电话要有人接、接了以后要愿意接受采访,是越来越难。根据调查机构皮尤(PEW)研究中心的报告,2012年进行的民调中,只有60%的电话打了以后有人接,接了以后只有不到10%的人愿意作答。相比之下,1997年时这两个数字分别是90%和35%,多年来呈下滑趋势。

电话访谈能找到的人越来越少

正因如此,调查样本数量很难足够大。按照统计学原理,民调样本数量只有达到1000人以上,统计误差范围才能控制在正负3%以内。如果算上误差,一些看起来悬乎的民调结果实际上可能旗鼓相当。比如,根据民调公司Rasmussen Reports的共和党初选民调,特朗普和布什的支持率分别是17%和10%,看似特朗普优势巨大,但事实上,这个民调样本只有651人,误差范围是正负4%,这说明特朗普的支持率可能只有13%,而布什可能是14%,从而反败为胜!

另一方面,为了解决样本分布不理想的问题,调查机构们会对样本的结果进行权重调整。但如何选择权重因子来确保样本反映选民总体的年龄、性别、党派、教育程度的分布,就是各个机构见仁见智了。即便有了好的权重因子,仍然无法克服一个根本性弊端:比如,某个1000人的样本中,成功访谈到的中年拉丁裔男性只有1位,只占样本的千分之一,远远低于他代表的群体在选民中的比例。为了克服这个弊端,可能需要赋予他一个50倍的因子——他一个人的声音生生被放大50倍,反映不出该群体内部的意见分歧。

最难确定权重的是:样本中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会去投票的?即使受调人里有四分之一喜欢特朗普,但如果这四分之一的人不去投票,他们对选举结果的影响则是零。比如8月中旬CNN/ORC在爱荷华州的民调,样本总数是2014名成年人,其中会去初选投票的组别人数被确定为544人,占了总比例的27%。事实上,爱荷华州上次去投了初选票的共和党选民只占在册共和党人数的6%;这个民调很可能高估了初选参与者的比例。

除此之外,名人效应也成为影响民调的重要因素,特朗普是最佳例证。有的受调者一听他的名字就格外兴奋,顺口就说自己打算选他。但真正到了投票箱前,深思熟虑之后,又会做出别的选择。又或者,许多不关心政治的人根本没打算去投票,这么十来个共和党候选人里也就只认得特朗普(或许再加上布什),也就干脆回答说会选他。而共和党头两次电视辩论(分别由福克斯新闻台和CNN主办),都将民调数字作为主场辩论的入场标准(17名共和党候选人中只选择民调数字高的十人)。如此,民调结果不再只是对民意的被动反映,而是通过增加候选人曝光度主动影响了选情。

如果民调不准,有什么更高明的招数来预测选举结果吗?研究发现,来自党内高层人士的背书,才是最佳的预测指标。2012年,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民调数字乏善可陈,但得到了最多的背书,也最终赢得了本党提名。目前,赢得了最多共和党精英背书的是杰布·布什,其次是新泽西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特朗普的成绩是零。

杰布·布什获得了共和党内16名众议员和三名参议员的背书,名列榜首

精英背书的有效性也说明,即便提名候选人的权力交给了初选,党内精英仍有能力通过影响民意、塑造共识,来推选其最为看好的候选人。而特朗普显然不是。



推荐 12